供需双向发力,推动电商惠民

钱柜娱乐777官网

2018-07-10 22:49:16

截至去年33亿。如何突破瓶颈、进一步推动电子商务规范有序发展,引起人大代表的高度重视,他们分别从供需两个视角观察并提出有益建议。

“电子商务不仅给农村农民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已成为互联网经济与现代农业融合发展的新趋势。”全国人大代表、江苏苏北花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生以宿迁为例介绍,全市与阿里巴巴、京东等知名电商进行深度合作,“触网”农产品4600余种,数量居全省第一。去年,宿迁市电子商务交易额突破700亿元,为广大农民脱贫致富创造了良好机遇。

但在农村网络创业如火如荼开展的过程中,李生发现各种新问题也不断涌现,“特别是不诚信经营问题,因售卖假农药、假种子、假苗木、假牲畜苗等引发的各种投诉和矛盾日益增多,扰乱了网络营销秩序。”

他分析,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少农村电商户处于分散或家庭作坊式,缺乏资金来源和抗风险能力,各自为政,加之农村物流体系不完整、科技人才短缺等,容易陷入低价销售或售假等急功近利的营销误区。

相对于李生关注“供给侧”,全国人大代表、南通市亚萍国际购物广场有限公司董事长陆亚萍则更多从网购消费者的角度来考虑。她发现,网购是一把双刃剑,有利也有弊。许多网购者凭着视觉下订单,等拿到实物后就后悔莫及。若退货则很麻烦,退款何时到账心里也没数,有的给了差评还会遭到网店谩骂、威胁。“假冒伪劣、以次充好等失信问题直接侵害了广大网购者的合法权益,也影响着不少诚信经营的品牌企业。”

“网购维权难。”陆亚萍说,售假网店通常隐蔽性强,不会标明真正的信息发布地,找不到线下实体。对于这样的售假网店,摸排查找的成本很高。“所以,采取更有力的举措进行网购商品打假,维护网购者的合法权益,已经迫在眉睫。”

加强信用建设,斩断黑色利益链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李生关注的同样是电子商务诚信经营问题。当时他建议“严厉整治电商市场,加大监管和指导力度”。今年他提出,希望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大力度引导和培训电商产业人员规范经营、提高服务水平。同时,也需加大资金、人才、科技和农村物流等配套基础设施的投入,为农村网络创业和电商发展打造良好的发展平台。

陆亚萍建议,建立网购公共服务平台,构建信用支撑体系。“包括提供虚拟市场主体资格认证服务,解决网络虚拟主体与现实经营实体的身份对应问题,促进交易安全;提供产品信息查询服务,解决交易中产品信息真实性问题;提供信用信息服务,解决交易中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严厉打击网络销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切实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陆亚萍认为,要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商业欺诈、网络传销等恶意违法行为,为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提供及时帮助。加强对网购商品质量的监测,及时在网络上发布监测信息,引导消费者理性消费。“应该合力建起网购商品打假平台,严格把控电商平台的货源渠道,不符合要求的商品禁止入驻电商平台。”

陆亚萍也注意到,假货和山寨货有着庞大的市场需求,且假货背后存在着黑色利益链条,有的电商平台成了卖假货的渠道。“电商打假任重而道远,相关部门必须出重拳才能见效,同时也确实需要全社会积极参与。”陆亚萍说,要加强电子商务全流程信用建设,完善市场化评价体系,营造诚实守信的电商发展环境。此外,还可以推出全额赔付、7天无理由退换货、假一赔三、30天维修等消费者保障计划,打击欺诈和售假的电商。

同样关注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全国人大代表、江苏万顺机电集团董事长周善红,也从“需求侧”入手建言献策。他发现,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瓶颈主要集中在“人”和“物”两个方面。

“人”的方面,长期居住在农村的群体多为老人、妇女、孩子,而且农民习惯于沿用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电商意识薄弱,没有接地气、可持续性的培训体系支撑,难以独立完成网购。

“物”的方面,缺乏对农民有用、好用、用得起的互联网基础设备及应用系统。虽然智能手机在农村的普及率在逐步提高,但其使用功能大多停留在看视频、玩游戏,对于“三农”发展的推动作用尚未充分显现。同时,农村物流体系不健全,产品配送受限,“最后一公里”物流问题一直困扰着农村电商发展。

此外,不少企业产品下行渠道单一,造血能力缺乏。它们过多依赖传统的线下渠道,运营成本高,也不了解农村发展规律和发展现状,模式不接地气,存活率较低。所以,当地特色农产品品牌知名度低,缺乏走出去的有效信息通道。

周善红提出的思路是:大力推广互联网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终端普及应用,切实推动电子商务进农村及信息化扶贫工作开展。具体而言,以户为单位为农民提供智能化互联网硬件工具,通过简洁的语音操作即可实现服务功能,其操作系统包括为农民提供生产、生活刚需的电子商务下行与上行平台、便民服务平台、丰富精神文化生活的健康娱乐平台、“互联网 教育”平台、种植养殖技术专家直播平台、医生远程问诊平台等。这一闭环的互联网平台,将让互联网服务在农村的应用更加精准高效。

周善红还建议,搭建以村为单位的乡村电商辅导员与推广员体系,通过互联网电商平台体系,足不出村服务村民。构建平台、镇、村“三位一体”的物流服务体系,让地方物流体系、连锁物流体系、村民交通工具等得到充分应用,解决“最后一公里”及农副产品上行的物流问题,让更多农民通过参与电商增加收入。此外,电商平台将上游企业的产品与服务更精准推送到户,从而降低运营和推广成本,在让利给消费者的同时,也促进农民增收。